和兼先生度过一整个冬天

兼先生他好就好在他哪儿都好

末班地铁 暴躁的洁癖者与睡着的人

*就是一个小段子*ooc私设如山*昨天虐今天来个甜甜的麦芽糖好了XD

*
已经十几分钟了。
可能还要更久更久。

最后一班通往终点站的地铁上,苍白的灯光覆盖了每一个角落,唯有最左边的位置宛如被一团不祥和的黑雾笼罩着。

那是塞缪尔源源不断散发出的低气压和嫌弃与不爽。

从公司加班到将近十二点回来,汽车却莫名其妙抛锚的塞缪尔本就心情不爽想骂人。
他有很严重的洁癖,地铁那种什么不修边幅的人都有的环境——搞不好还会有零食渣,没家教的小孩子的尿液....塞缪尔不经打了个寒颤。

现在更让他打寒颤的是,有一个橙色长发的陌生男人倚着他的肩膀睡着了,最重要的时候今天塞缪尔身上是那件那是他最常穿的深灰色衬衫。

塞缪尔尽力的克制住把他推开的冲动。

最主要是因为时间很晚了。
看男人的衣着,虽然是正装,但从一些被改过的小细节不难看出是从事相当带有创意与自由性的职位,估计也是加班到很晚..这时候累极了才会控制不住的睡下吧?

塞缪尔深知加班的辛苦,因为他也是加班刚刚才能得以休息,所以他克制住了焦虑的双手,开始借着光亮专心打量起这个眉清目秀的男人来。

男人很白,也可能是头发的颜色衬托出来的,很配他经过细微修改的灰色外套,显得整个人五官越发生动...
头发很长,但是很柔顺的沿着发旋向下,似乎每早都要梳很久。
眉毛也是精心修过的样子,很干净一点也不杂乱的生长在眼眶上方微微隆起的骨头上。
塞缪尔觉得很顺眼,他很不喜欢那种乱七八糟的眉形——他不由得想了想这男人眉毛皱起来亦或是舒展开的样子。

男人的睫毛可以这么长吗?
嘴唇怎么也是水润润的?草莓味的润唇膏?

可男人身上的香水味是塞缪尔很熟悉的..也是他曾经最喜欢的一款,苦涩的柑橘的气息——塞缪尔不知道怎么形容,有点像某种药,在职场上很不合适的味道。

手机就这么松松的抓在手里,也不怕别人到站时给对手顺了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塞缪尔周围的低气压逐渐散去,他又多看了几眼男人稍微有些疲倦的脸,伸出了一只手,替他遮住了耀眼的光。

地铁到站时,要问他要个联系方式啊。

评论

热度(16)